魏澜

这里魏澜/魏泽兰
辣鸡新人文手
谢谢你的喜欢与关注
老是白嫖终于产粮了
主吃追凌,其他随意,可逆不拆
用心开脑洞用脚写文

澹川:

最后一次公开说圈子的事情
很久之前被脑残粉气吐血过,此后脑残粉黑的事情不care,但是今天忍不住bb
首先,粉≠脑残粉。我恶心所有出口成脏的粉和黑。
其次我不佛系,但是也不想搞事。
but今天就要说一说这个圈子里一边bb墨香一边搞墨香同人的人。
网络风向一不对,就开始骂墨香骂其他作品粉,风头过了又回来吸粉?

【追凌】记一次噩梦

  蓝思追是被一个噩梦给惊醒的,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睡衣黏哒哒的贴在他身上,这让他心生不快,只好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下床洗澡,期间还得仔细观察在一旁的金凌有没有苏醒的迹象。

  打开花洒,将水量调到最小然后慢慢地冲去身上的泡沫,那个噩梦实在是太真实了,导致蓝思追上床的时候都还在颤抖,只见他抖着手轻轻地将被子掀开一点,然后缓缓地挪了进去,就是怕打扰了旁边的大小姐,他咽了咽口水,非常小心地左翻右翻,最终在小大姐的额头上留下了轻轻一吻,心满意足地又一次躺了回去

  然而还是没有睡着,可能是因为那个噩梦真的太可怕了。蓝思追开始数金凌,一只金凌,两只金凌,三只金凌……

  “蓝思追。”

  金凌突然发出的声音成功地让他忘记数到第几只金凌了,他疑惑地看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的金凌,道:“怎么了?”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金凌懒散地滚进了蓝思追的怀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道。

  蓝思追本来嫌丢人不想说,但碍着蓝家家规他诚实地点了点头,望着金凌那双似猫一样的双眼,好像整个人都轻飘飘了起来,于是蓝思追把金凌抱紧了一点。

  “唔。”金凌满意地闭上了眼睛,迷糊道:“那你抱着我睡吧。”然后在蓝思追怀里调整了一个较为舒服的位置,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肢。

  

  

来个自我介绍

这里是魏澜/魏泽兰/慕三水总之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
是位追凌girl,金凌和蓝思追是我掌中宝啊
道友/杀破狼,六爻女孩/凹凸/海底囚人
爱秀秀爱生活
脾气很好,比较杂食
主吃:追凌(可逆不拆),曦澄(可能不会产粮)
其它:忘羡,冰秋,巍澜,长昀,鸣潜,瑞嘉,瑞金,雷安,卡埃
其它cp还是会吃的不怎么挑嘴
雷区:小双壁(你可以在其他cp的文底下稍微提一下但是不要在我明确表明了追凌的文下提)
有打算出原创耽美(鸽的可能性比较大)
准初三啦,更新的会极其慢,平时会存梗,寒假有可能一次性发完或者日更
最后,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

我是一个禁不起夸的人,如果你夸我我就亲爆你mua❤

【追凌小甜饼】记一次连麦

  *和姐妹儿连麦写作业的产物
          *实在太困了只写了这么多

蓝思追:[要连麦写作业吗]
金凌:[好]

  耳边只有笔划过纸的沙沙声和蓝思追的呼吸声,金凌握紧了手中的笔,天知道他花了多少时间才敢回复蓝思追好这个字的。

  “你怎么没写?”

  少年特有的温柔声线钻进金凌的耳朵里,他像是被大人发现偷吃糖果的小孩一样语无伦次道:“我我我才把练习册拿出来还不行吗?!”

  蓝思追发出一阵轻笑,随后便不再言语,金凌也没说话,耳机里是彼此的呼吸声以及空调运作的声音,他们两个似乎是刻意保持着一份安静。

  在金凌刷完第五套试卷时,蓝思追突然道:“阿凌,你困吗?”金凌这才揉揉眼睛看向手机,屏幕上写着3:22。

  “有点,我先眯一会儿你等一下叫醒我。”金凌放下笔,认真地叮嘱着蓝思追然后到头压在手臂上小息,均稳的呼吸声从耳机传到蓝思追的耳朵里。

  要死。蓝思追想着,手中的笔像是要握不住了一样,这声音堪比amrs啊,于是他在这声音下写完了第八套试卷。

  不知过了多久,耳机里才终于传来底噪声

  “蓝思追?”刚睡醒的金凌声音还带有一丝软糯,似小奶猫一样挠着蓝思追的心

  “我在。”他笑着回答道,手中的本子上写满了金凌的名字。

  

【追凌】 楼下的花店老板居然想泡我

*辣鸡文笔
*为糖而甜
*标题与内容不符
*微曦澄向
*花店老板追×社畜凌
    金凌和他谈了六个月的女朋友分手了,是女方提出的,金凌也不是很伤心,反正是他舅舅强行凑合的,每天送玫瑰花也不过是让舅舅放心。
     可女方分手时说:“像你这种傲娇性格还是去找个温柔攻陪你吧”
     什么傲娇什么温柔攻,抱着疑惑的心态金凌果断上百度查,然后又脸红地关上了网页。
    切,本大爷才不是弯的。
    分手是分手,工作是工作,每天还是要朝九晚五地工作的,草草地解决掉早餐,金凌就下楼去迎接人挤人的地铁了。
     路过楼下花店,金凌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年轻又温柔的老板微笑着说道:“今天也来买花送女朋友吗?”
     金凌尴尬地抿了抿嘴,回答道:“不了,昨天刚分。”
     “真是可惜啊,哪你要不要......”
     “抱歉我先走了。”金凌打断老板的话,像逃跑似的离开了,其实他本来时间很充裕甚至可以慢悠悠地走到地铁站,但他很怕面对花店的老板,大概受昨天补充的知识的缘故,他越看花店老板越觉得像里面描述的温柔攻,而且最糟糕的是他笑着看向自己时心跳还会突然加速,就像是,就像是又动心了一样?不可能,吧?
      狼狈地挤上地铁,金凌松了一口气,他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好友加损友蓝景仪发了条消息。
       金凌:你认识我楼下的花店老板吗?
       蓝景仪:???谁?蓝思追吗?
       金凌一一看完了蓝景仪对他好兄弟蓝思追的描述。  原来叫蓝思追啊,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发呆,可真是个好听的名字,跟他人一样不温不燥,如同山间的潺潺小溪,又似春天的嫩芽,总之,金凌恨不得把他这二十几年间学到的词语全用在蓝思追身上。
        当天晚上,金凌收到了一束红玫瑰,没写名字,但能由花店老板亲自派送的人来头肯定不小吧,金凌第一个想到的是蓝景仪,据他今天的话来讲,蓝思追应该和他关系很好,肯定是他让蓝思追送玫瑰花来借此嘲笑他分手了的!
        好啊蓝景仪,明天你死定了。金凌愤愤地接过蓝思追手中的红玫瑰,咬牙切齿道:“谢谢啊。”等到蓝思追离开他随手将玫瑰扔在垃圾桶,准备明天给蓝景仪来一个大惊喜。
         经过金凌惨无人道的核实,玫瑰花不是蓝景仪送的,哪会是谁。金凌又想了几个人但还是对不上,魏无羡虽然浪是浪了点,但他现在正和蓝忘机度蜜月呢。舅舅是最不可能的,上次姑苏蓝氏的总裁送了舅舅整整999根玫瑰花被舅舅骂浪费钱的事情他还记得呢。
         今天的玫瑰花也一如既然地来了,望着蓝思追温和的笑容金凌陷入了沉思。
          “怎么,不喜欢玫瑰吗?”蓝思追关切地看着他,看的他满身不自在。
          “算是吧,以前天天送女朋友玫瑰现在分了就有点隔应。”金凌礼貌地接过玫瑰然后看着蓝思追若有所思的离开后果断把玫瑰扔进了垃圾桶
          第三天送的可算不是玫瑰了,变成了满天星,哦,所以到底是谁送的,金凌仍然不知道。
         对方貌似很熟悉自己的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工作日晚上送,休息日早上送,楼下花店不接受电话预定所以一定是本人亲自去的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转眼一个月,金凌认为是一个暗恋自己的小姑娘,以前碍着自己有女朋友不敢说,现在分了但很害羞于是用送花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但问题是现在他喜欢蓝思追啊
          很好,你已经引起我的注意了。此时金凌已经准备好趁明天休息一早就去花店门口蹲守那个小姑娘出现然后告诉她:我喜欢的人是蓝思追!
          从见到蓝思追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啊!
          金凌已经做好准备蹲在了花店旁的小巷子里,随时准备抓住那个送花的小姑娘,他看了看手表,7:30,每个休息日的8点花会准时送到金凌的家里,所以应该快了。
           出乎他的意料,等到7:50那个小姑娘还没出现。不应该啊,他嘀咕着,难道猜错了?
            这时,蓝思追抱着一束满天星出来了,还自言自语地说道:“不知道ta会不会接受。”
            估计是他喜欢哪个女生吧,金凌猜测。有点失落,他不想承认在蓝思追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有以为是蓝思追说的是他。
             这时一只狗在金凌脚边叫唤着,成功地让蓝思追发现了躲在巷子里的金凌。
              “阿凌!”蓝思追眼睛亮了,他小跑过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呃,没什么”金凌尴尬地走了出来,“你去给你喜欢的人送花啊”
            “对啊。”蓝思追开心地点点头
            金凌的鼻子有点酸,眼睛有点痛,他道:“真好呢,可以表白。”
             他可是连喜欢都说不出口呢。金凌刚想给他没有开始就结束的恋情拉首凉凉,就被蓝思追塞了一大束满天星。
              金凌震惊了,金凌开始掐自己有没有在做梦。
              “你说你不喜欢玫瑰所以我换成了满天星,怎样,满意吗?”蓝思追依然温和的笑着
              “等等,”金凌发现脑袋转不过来了,他惊奇地问道:“这一个月的花都是你送的?”
              “对啊,”蓝思追收起脸上的微笑,故作恼怒状,“但是我喜欢的人啊却还在猜是谁送的。”
              “怎么,接受吗?”
              “好啊,我等着一天等很久了。”金凌吸了吸鼻子笑道。




        “真是可惜啊,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呢?”
             

【追凌】草莓牛奶

*辣鸡文笔
*一包白砂糖
*校医追×学生凌
*已交往却还非常害羞的凌为前提
*很想看蓝思追调戏金凌
   这是金凌今天第七次敲开医护室的门,也是这个星期第二十三次。
   “你啊,”蓝思追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劝自家大小姐乖乖回去上课,他叹了口气,道:“我这里到底有什么让你这么流连忘返。”
   金凌毫不客气地坐在蓝思追旁边的椅子上,别扭道:“我爱来不行吗?”他说出这句话时感觉脸有些微烫,于是直接把脸转向另一边。
   蓝思追笑着低头拉开了右手边的抽屉,里面除了众多的药片还有两盒草莓牛奶,金凌趁着这个间隙偷看了一眼蓝思追的侧脸。
   长而密的眼睫毛随着动作一上一下,似乎包含着星空的眼睛,朱唇皓齿,不得不说蓝思追生得一副好皮囊,甚至比学校里的校花还美上几分。
    他一想到眼前这个完美的男人是他金凌的小男朋友时就会不自觉地傻笑起来。
    “笑什么呢。”蓝思追用一盒草莓牛奶轻轻敲了一下金凌的额头,“喝吗?”
    “喝。”金凌连忙点头,伸手抢过了额头上的草莓牛奶,迫不及待地插进吸管。
  甜滋滋的味道让他十分愉悦。他嗜甜品不是什么秘密,周围人都知道,但极少有人知道他会喜欢草莓牛奶这种充满少女心的东西。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上课,嗯?”蓝思追问道
一听这话金凌就皱起了眉头,他闷闷道:“那老头讲的东西我都会了,而且我不喜欢他。”
   蓝思追点点头,金凌放下手中的草莓牛奶又道:“你不知道他有多烦,上个课四十分钟有一半的时间他都在说废话。”
   这下蓝思追也放下了手中的草莓牛奶,笑道:“那阿凌给我讲讲好不好。”还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金凌来劲了,直接把从入学开始到现在的事齐说了出来,蓝思追笑吟吟地听着,时不时发表一下感想,又拿起草莓牛奶边喝边听。
    说到最后说得金凌口干舌燥,他拿起忽略了很久草莓牛奶,不喝还不要紧,一喝让他直接愣在椅子上。
    他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会下意识咬吸管,据他所知蓝思追是没有这个习惯的,现在他这盒草莓牛奶的吸管上没有牙印,这让金凌有点慌张。
     金凌僵硬地看向蓝思追从他开始讲话就一直在喝草莓牛奶的蓝思追的吸管。
     完,有牙印。
     “你,”金凌感觉全身的血液都争先恐后地往脸上冲,他结结巴巴也没能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冷静金凌,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怎么了?”蓝思追仍然笑着,笑得像小时候金凌在动画里看到的计划得逞的大反派。只见他先是松开吸管,然后慢里斯条地用舌头一圈又一圈舔舐着吸管上的牙印,最后吸了一口牛奶。
     “我我我我先回教室了!”金凌涨的满脸通红吼着冲出了保健室。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金凌被蓝思追给吓跑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